报纸刊登
 当前位置: 主页 > 品牌 > 报纸刊登 >
“攀枝花故事”花语钢镜之一镜子的故事
TIME:2012-03-20 17:35  HOT:

□刘希

镜子,这个小小物件自其诞生之日起,就在我们的生活与精神世界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。数千年来,它不仅照彻着一代又一代美丽动人的面庞,更见证着人类悠久而博大的文明史和深深的文化内涵。



最早的镜子是我国发明的距今三千二百多年的铜镜。三百多年前威尼斯人用水银制造出玻璃镜子,一度轰动欧洲与世界,成为当时最为时髦的物品;直到100年前水银镜子才传入我国,改写了我国镜像朦胧的历史,也清晰了我们在漫长历史中失去细节的古老的梦。



在镜子自身的功能与发展演变之外,古人对镜子的遐思也远远超脱镜子本身,《贞观政要·论任贤》中“夫以铜为签,可以正衣冠,以人为签,可以知得失,以史为签,可以知兴替”,《木兰辞》中“当窗理云鬃,对镜贴花黄”,而“镜中花水中月”则是古人对生命、时光、虚无的感叹。镜子里照出的世界,时时惊骇着沉沦于现实而疏于自省的人们。



不管是铜镜还是玻璃镜,自古以来照临其中的爱美之心从未改变。古代女子张敞画眉,我们似乎还能隐隐看到古代女子对镜梳妆的倩影;直到今天,女子仍随身携带着镜子,她怀揣的恐怕更多是对美与优雅的景愿。尽管一代代女子在岁月中枯萎,散尽芳菲,那些温婉的岁月已经沉淀得很遥远,但是总有新的生命对美好前赴后继,新的镜子不断在女子手中轮转,俨然是美的轮回,照出生命的春天和憧憬,照出爱情和期盼,还照出回不去的寂寞。



最近,攀枝花阳光诗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精心开发了一款“攀枝花故事”花语系列“阳光花城钢镜”,该产品既非传统的铜镜,也不是用水银与玻璃制作,而是用攀枝花自己生产的“精钢”作为材质,以现代金属工艺研磨打制,光亮如镜,无疑为镜子家族谱写了又一段关于美丽的传奇。除特殊的材质吸引人们的眼球外,“阳光花城钢镜”灵动的艺术设计更是让人爱不释手。一镜在手,心会在一瞬间被打动,这面薄薄的镜子,小巧玲珑,其状分明就是一张卡片,但却不用担心摔坏,“镜子易碎”这一惯性思维一下在人们手里瞬间被击碎,生活常识的反差激起的是人们的珍爱之情;再一把玩,乃不失为一件颇值收藏的艺术品,轻巧、精致,摄取攀枝花的明艳和璀璨,凝结在镜子背面,攀枝花、苏铁、三角梅……镜身上盛开的繁花在手中开放得惊艳而明媚,生活也顿时感染上诗意的阳光和花香。只此一瞥,已映照出人们对如水般流逝的时光的留恋之情,映照出人们对攀枝花这片土地的惊叹和呵护,照亮一片记忆的涟漪。